0
泰国政坛传出一个乖僻的“惊天巨变”

几天前的9月25日,泰国政坛传出一个乖僻的“惊天巨变”。

泰国第一大在野党,向来被当成“他信系部队”的泰国为泰党,其党内精神领袖“战略主席”素妲叻突然宣告辞去职务!

与她一同辞去职务的,还有为泰党党主席松蓬,以及多名党内执委。

可以说一夜之间,泰国曾经的执政党,如今的国会第一大党为泰党,党内中心高层出现了雪崩式的团体离任,主帅大将,三去其二。

这是怎么了,是为泰党要灭党解散了?被军政府诏安了?爆发内斗了?

timg (50).jpg
三天后,本相浮出水面。

在此前一天的9月24日,泰国前总理他信的前妻宝乍文(江湖昵称“O夫人”),带着女儿高调前往曼谷诗里叻医院参拜玛希敦王子像,并当场觐见了祭拜爷爷的泰国拉玛十世国王哇集拉隆功和素提达王后。

O女士在宫务处记者的镜头下,毕恭毕敬地拜倒在十世王脚下。

国王面带微笑,圣躬亲驾,亲身折腰扶她起身。

O女士还当场向国王敬献了一辆无价之宝的救护车,国王龙颜大悦,并转手将车子下赐给了诗里叻医院。



而就在25日,素妲叻辞去为泰党战略主席的第二天,泰国各界便纷纷传闻,为泰党主席的职位,有或许会由“O女士”宝乍文亲身担纲。

为泰党高层大批辞去职务,O女士传闻亲身上位,而且“叩见圣上”,与君主亲热互动。

将这些事情串在一起,答案就很显着了。

为泰党的某些实践领导者,将会调整为泰党的战略方向,将为泰党从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对派政党”,变成低眉顺眼的中立派,乃至与军方(以及王室)合作的“建制派”。

而这一惊世骇俗的大转型,激怒了党内的反军方派系,让为泰党一步步走向了分裂!

这便是突如其来的“为泰党内争”最有或许的本相。




O女士:他信的“实力派前妻”

宝乍文,他信的前妻。

更确切地说,她是一个“实力派前妻”。


▲有点像饱满版的赵雅芝

她1956年出生于泰北名门望族,父亲萨默尔中将为泰国警界大佬,官至国家警总署次长。

简略来说,她本就不是一个一般的“他信妻子”,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权贵后代。

在他信走向人生巅峰的道路上,宝乍文是他信得力的帮手,提携的恩人,政治与商业上都和老公势均力敌乃至略胜一筹的“登龙之妻”。


▲青涩的鲜肉他信夫妻

凭借岳父大人的威力,他信在泰国警界一步登天,后来又与宝乍文共同创业并步入政坛,在政界商界一路青云直上。

在他信兴办泰国第一大电信公司shin集团(AIS的母公司)的过程中,宝乍文所起到的作用极为关键,乃至于很多人以为,宝乍文之于他信,好像希婆之于克林顿,黄蓉之于郭靖。他信宦途与工作真正的暗地掌舵人,便是这位神通广大的“O女士”

一句话,没有宝乍文,就没有后来的他信。



2003年今后,他信遭到政敌围剿,夫妻两纷纷被指控贱卖国有资产、违规购买国有土地、逃税、贿选、洗钱、虚报财产等很多罪名。

2006年“9·19政变”之后,他信夫妇流亡,为了欲盖弥彰,两人在香港办理离婚手续(很多人以为这是一场“技术性假离婚”)。宝乍文返回泰国,成功躲过一系列司法指控之后,留在泰国境内坐镇大局,打理他信的生意。

在绵长的十余年时间中,凭借自身家族的关系,精干强悍的O夫人,游走于达官显贵之间,逡巡于敌我是非之外,与泰国王室、泰国军方、泰国保守派政党——尤其是巴逸上将保持了疏通的个人关系,是泰国皇族军界与他信集团私自交流协调的隐秘管道。

即便是他信、红衫军与军方斗得有你没我的那几年,宝乍文也是军方的座上之宾,在敌我之间居中化解了很多恩怨,谈妥了不知多少不为人知的买卖。




奋斗的极化:泰国政治重新划分的逻辑

作为一个在派阀政治与权钱买卖中挥洒自如的“旧式政客”,O女士不太讲究啥自由民主的大道理,能摆平就摆平,能花钱搞定的绝不上街吵吵——这种“机会主义派头”一直以来也与为泰党中的激进派方枘圆凿,政见有着尖锐的不合。

他信麾下的为泰党,里头也有不同的人。有投机倒把的老政棍,见风使舵的“眼镜蛇”,也有态度坚定的民主派,乃至不乏枪林弹雨的老革命家。

名义上,英拉出逃之后,为泰党话事人是女将素妲叻,可是党内财政大权早已旁落,实权一大半把握在O夫人的手中。

素妲叻与宝乍文,表面上虽属同一阵营,可是政见多有抵牾,乃至已到冰炭不洽的程度。

此次“O夫人跪拜君王”与“为泰党高层总辞”的戏码前后脚相继上演,泰国舆论界一致以为是宝乍文预备“曲线救国”,带领为泰党嫡派部队与军方握手言和,而为泰党原高层对此无法承受,这才闹得各奔前程。



没有人知道,他信的情绪。

可是,近年来他信与军方对立的姿势愈演愈烈,不大或许默许前妻的“带枪投敌”。可是无论是夫妻俩各奔前程(其实早就分了)也好,是夫妻双簧也罢,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为泰党,必将迎来一场大分裂。

如果是他信与宝乍文决裂,则坚持民主理想,反对军方执政的原为泰党高层将自立门户;

如果是他信与前妻共同与军方“暗通款曲”,为泰党内相同也会出走一大批人,自立门户,或者与塔纳通、“青年解放团”之类的新兴反对派力气结合。



绵长的在野反抗,关于泰国政客而言,是很艰难的。

在军方巨大的压力下,反对派傍边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改变自己的态度,重设自己的阵营。越来越多的投机者,中间派,会被权利巨大的引力所克服与吸纳。

而那些不愿意承受招安的人,则会被吸纳到天平的另一端,趋向更为尖锐的对立,加入更为激进的派别。

原有的政治版图将被重置,古老的政党将土崩瓦解,政治家和民众都会被吸附到两个非黑即白的极端,以“拥军爱皇”与“除旧迎新”为规范,阅历一次完全的再分配。

最终,只剩下两个势不两立的阵营,没有余地,没有商量,没有退让,只有一方消除和摧毁另一方的结局。



为泰党在面临一个撕裂的未来。

泰国,在走向一个逐步极化的国际。

将来,当为泰党不再是那个“为泰党”时,会有一个新的为泰党去取代它留下的真空。而那个为泰党,恐怕就不像原版的那个那么好说话了。

这便是为泰党的未来,恐怕整个泰国,即将面临的劫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