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缅甸实际领导人的昂山素季发表紧急全国电视讲话


缅甸中招了。


2020年8月25日夜,缅甸报告新增30例;第二天,26日上午再次报新增70例。


24小时之内,缅甸暴增100例!


timg (19).jpg


增加100例,看上去似乎并不惊悚,尤其与一天新增好几万的美国、印度相比,几乎不值一提。


然而,对于缅甸而言,这已经堪称前所未有的“大爆发”。


自新冠疫情出现以来,缅甸就一直表现得不错,至今累计病例仅有区区574人。


无论这种“不错”是疫情控制的成功,还是检测能力的疏漏,至少缅甸在牌面上仍旧属于东南亚各国当中疫情平稳的一组。


而如今,一夜之间新增100例,足足相当于此前半年总数的五分之一。


若开邦四城封城,全境学校被关闭。


黑云压城,来势汹汹。




缅甸的这一轮疫情,爆发于若开邦,是一起以市场为中心的群体性爆发。


缅甸国务资政、身兼该国实际领导人的昂山素季发表紧急全国电视讲话,敦促从8月16日起从实兑前往仰光的民众,立刻联系附近的医疗卫生部门,进行检查。


同时,她还呼吁仰光民众如果发现周围有实兑前来的民众,也要立即向卫生部门举报,“为了国家、为了社会、为了每一个人的安危,团结一致,抗击疫情!”——并且缅甸政府还从全国派遣志愿者和医疗人员,“支援”疫情爆发中心。


疫情来势汹汹,缅甸如临大敌,从字里行间便可体会到这次形式的严峻。




无论对缅甸的医疗卫生条件有着怎样的看法,前所未有的疫情形势都是不可忽视的。


如果你相信缅甸的卫生系统,那么形式固然是严峻的;


即便你质疑缅甸的卫生系统——那么连一个这样的体系,都已经爆出单日百例的新增病例,更说明实际上的情况,可能比我们所看到的要更为可怖。




这波疫情,是从哪里来的呢?


若开邦位于缅甸西部,与孟加拉国接壤。由于历史原因,这一地区有四分之一的人口为穆斯林,是国际知名的“罗兴亚人”(居住于缅甸的孟加拉裔穆斯林)的主要聚居地。


此地,是缅甸最贫困的地区,70%的居民为贫困人口。最要命的是,这里民族宗教矛盾激烈,缺乏有效的政府管辖和卫生管理。


若开的罗兴亚人地方武装,与缅甸政府连年内战,缅甸卫生志愿人员在当地进行核酸检测试样本收集时,甚至还被地方武装袭击。


这种条件,不打起来就算好的,还能有多少“防疫措施”可言?




由于缅甸罗兴亚人与孟加拉国属同一民族,因此在灾荒战乱时经常在国境线两端自由跨越。


而孟加拉国几乎就是一个“小印度”,本国人口稠密,经济落后,疫情极为严重,一天新增3000多例,无论怎么治理都难以抵挡印度的疫情输入,如今基本上已经放弃治疗。


由于混乱的局势和严峻的经济状况,缅甸与孟加拉国边境线形同虚设,因此孟加拉裔流民实际上已经成为失控的印度疫情向东南亚渗透的绝佳跳板。




对于泰国而言,缅甸疫情爆发,实在是一个不祥的消息。


泰缅边境,与孟缅边境一样,基本上也是一个摆设。


从金三角到安达曼海,泰缅两国拥有上千公里漫长的边境线,基本都是地形复杂的热带丛林,大批缅甸裔无国籍难民生活在泰国境内,两国边民出国如同串门,甚至越境结婚,跨国上学者都司空见惯。


即便官方封锁边境,也有大把林间猎道可以越境,泰缅两国那点边防力量,根本看不住。




缅甸一旦疫情失控,必然殃及泰国;此前泰国出现“对缅输出病例”,实际上就是马来西亚的缅甸裔非法劳工,借道泰国返回缅甸,是疫情由南向北传播。


这一回形势反了过来,印度—孟加拉国的疫情从西向东进入缅甸,如果无法及时控制,必然继续由北向南进入泰国。


只要印度这个巨大的疫情中心,继续源源不断地向东南亚输出疫情,泰缅等中南半岛国家就很难扬汤止沸,迟早要被殃及。


到时,泰国很难独善其身,整个泰国西部都会出现陆地输入病例,并最终发展为本土病例。




祝愿缅甸,能够安然度过这一关。


缅甸如果沦陷,泰国、老挝、中国云南都会受到殃及。


尤其泰国,为了防范“输入病例”已经封锁边境,自断旅游业这么久,自己把自己掐得都快要断气了,接下来的经济复苏也仰赖邻国劳工的入境。如果最终被陆地边境线上的跨国传播给坑了,那真是要仰天长叹了。


泰国当局,接下来也要关注邻国的疫情影响,做好边境地区发生疫情爆发的防范和准备。


而各位在泰同胞,尤其是泰北边境的朋友们,最近也要提高警惕,关注境内外疫情最新状况,注意个人卫生防疫,常戴口罩,没事别往边境地区瞎跑。


缅甸与泰国,将要面临一场考验。


但愿,这又是一场杞人忧天的虚惊吧。


Top